首页 郑双燕在江南造船十年磨剑 助力实现超大型液化气船历史性跨越

郑双燕在江南造船十年磨剑 助力实现超大型液化气船历史性跨越

郑双燕(右)与同事一起探讨工作 仅仅10年时间,中国船舶集团旗下江南造船从零起步,一举成为超大型液化气船(VLGC)的全球领先企业。作为研发领军人物之一,江南研究院开发研究所副所长…

郑双燕(右)与同事一起探讨工作

仅仅10年时间,中国船舶集团旗下江南造船从零起步,一举成为超大型液化气船(VLGC)的全球领先企业。作为研发领军人物之一,江南研究院开发研究所副所长郑双燕完整经历了这段历程。

VLGC是典型的高技术、高难度、高附加值船型,主要用于运输低温液化石油气,是各国船企竞逐的焦点。江南造船之所以能彻底改变行业格局,用郑双燕的话说,是因为厚积薄发,水到渠成。

在针锋相对的竞逐中取胜

最近3年,在全球VLGC及其衍生船型VLEC(超大型乙烷运输船)市场,江南造船无疑是最亮眼的。据统计,截至目前,“中国江南型”9.9万立方米VLEC市占率超90%;第四代9.3万立方米VLGC更是无人能及,市占率达100%。火爆的表现源于技术和建造优势。郑双燕说,要拿下订单,必须凭实力在针锋相对的角逐中胜出。

要感受江南造船在VLGC领域的竞争力,不妨看看与VLGC一脉相承、但难度更大、附加值更高的VLEC。VLGC装载的是-52℃的液化石油气,而VLEC则是-104℃的液态乙烷。更低的温度对船舶结构、材料、工艺提出更大挑战。在郑双燕和同事们的努力下,江南造船研发出自主可控的B型舱货物围护系统,突破了国外专利,为其建造的VLEC赋予明显优势。自从该技术成果问世后,竞争对手几乎退出了这个市场。

如此强势的表现,来自江南造船十年磨一剑的努力。实际上,在2012年之前,我国还从未自主设计建造过VLGC,江南造船勇挑重担、填补空白,研发出第一代国产VLGC。而后,借助强劲的势头,他们继续向前,终于从跟跑变成领跑。

作为VLGC、VLEC等系列船型的研发负责人,郑双燕相信“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”。她告诉年轻后辈,“板凳甘坐十年冷”的付出都很有意义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在机会到来时一下子就把握住。

日积月累后的“惊艳破局”

80后的郑双燕是浙江人。她说自己从小喜欢海,于是大学报考了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,毕业后来到江南造船,进入开发研究部。2008年,因为上海世博会建设和自身发展需要,江南造船迁入长兴岛。解除了场地等的束缚之后,这家百年船企终于能承接高端船舶。经过研究,公司选择VLGC为突破口——和同尺寸散货船相比,VLGC价格是前者的3倍。

进驻长兴岛,郑双燕和同事们的焦点就是VLGC。经过几年积累酝酿,2012年江南造船大胆出击,接下第一笔VLGC订单,郑双燕被委任为总体项目主管,负责船舶稳性和规范设计等工作,同时也在建造过程中与各专业及船东、船检等协调沟通,也就是覆盖了从图纸、生产到试航、交付的全程。这对当时还不满30岁的她来说,充满考验也充满机会。

与散货船相比,VLGC研发设计要求更高,重量/重心把控更精准,舱室划分要求更严谨,船体外形轮廓也要更流畅。此外,根据全球航运界的降碳路线图,国产VLGC也首次需要满足船舶能效指数(EEDI)要求,郑双燕和同事们边研发、边实战,将难点一个个清除。

里程碑时刻定格在2015年初,江南造船第一代8.3万立方米VLGC完工交付。此后不到两年时间又连续交付14条VLGC,强势完成在该领域的建构布局。谈到10年前“零的突破”,郑双燕说,一方面这体现了江南造船的实力,另一方面,从2002年起,江南造船就持续推进VLGC研发。可以说,有了前10年的积淀,后10年的“磨剑”和跨越才会如此惊艳而又顺理成章。

持久的冲刺换来领跑

这些年来,郑双燕从总体技术主管一步步成长为VLGC研发副总设计师。同时,江南造船的VLGC也是不断迭代,从而把产业主动权越来越多地掌握在手中。

2015年,江南造船开发出第二代VLGC,舱容从之前的8.3万立方米提至8.4万立方米,且能满足国际最新的技术规范。截至2018年,第二代共14条VLGC全部完工交付。

而后,第三代8.6万立方米VLGC研发成功,成为全球第一艘液化石油气双燃料动力船舶。虽然新增了双燃料动力系统和2000立方米舱容,但由于团队的精心设计,船体总重基本没变,性价比大增。凭借该型船,江南造船开始超越日韩对手。

2020年进一步突破技术难点后,江南造船在全球率先承接了9.3万立方米VLGC的订单,新增7000立方米舱容,不仅意味着船舶全程皆可用更清洁的液化石油气替代燃油驱动主机,也让该船成为全球效率最高、单位运输成本最低的VLGC。自此,江南造船完成历史性跨越。

持续的冲刺跑,似乎已成为郑双燕和同事们的风格。经过4次VLGC的迭代,他们又进一步投入“姐妹船”VLEC和VLAC(超大型液氨运输船)的研发。特别是VLEC,此前各船企都很难绕过一家欧洲公司围绕该型船设置的专利墙,但江南造船却利用自己20年的积累,以独特的方式研发出一种创新的超低温货物围护系统,实现技术突围。这一成果的意义相当重大——郑双燕说,只要继续完善该技术方案,江南造船就有机会用独有技术造出新一代超大型液化天然气(LNG)运输船,从而摘下这颗“船舶工业皇冠上的明珠”。

VLGC的十年磨一剑,让郑双燕既感光荣,也有不舍——2012年,刚休完产假的她一回到工作岗位,就开始全力冲刺第一代VLGC。此后,她将几乎所有的周中夜晚以及周六都投入工作,以至于年幼的女儿常问她:“妈妈你什么时候能不加班?”虽然郑双燕一直用“忙完这件事,明年妈妈不加班”来安抚孩子,但一晃10年,这句话仍未兑现。身为女性技术专家,郑双燕坦言自己很难平衡事业与家庭。好在孩子如今已11岁,能接纳母亲的选择,“女儿现在常说,妈妈,你要加班的话,就去加吧”。

内容来源/ 上海经信委

本文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“国际船舶海工网”。 http://www.ishipoffshore.com/archives/7402.html

文章底
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+86-21-54362186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chinabobli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