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船厂 江南造船“三高”班组——模块部王须成班组

江南造船“三高”班组——模块部王须成班组

在5号码头停靠的24000箱集装箱船上的最高端,有一个班组特别醒目,他们顶着近40度的高温天气,操作着温度高达60-70度的绑扎件,这就是王须成班组——“三高”(高温、高空、高危)…

在5号码头停靠的24000箱集装箱船上的最高端,有一个班组特别醒目,他们顶着近40度的高温天气,操作着温度高达60-70度的绑扎件,这就是王须成班组——“三高”(高温、高空、高危)班组。

中国航海家郑和的纪念日。2023年中国造船地图排列300多家船厂亮相
第三届2023年甲醇燃料船和甲醇产业发展上海国际峰会将于2023年12月3-4日举办
2023年风电制氢、制甲醇和氨产业发展上海国际论坛将于11月21日-22日举办

他们班组共10人,平均工龄10年,是一个“经验老道”的班组。“因为经验丰富,目前他们是公司唯一负责集装箱船绑扎桥/件安装的班组。”模块部甲一作业区副作业长常晓林介绍。

“这艘集装箱船计划月底交付,尽管在试航前已做了上万件绑扎桥工作,试航后仍有几千个绑扎件摆放和备件吊装工作,虽然现在是高温天,但是活还是要抢出来的。”王组长一边干活一边介绍说,“像这筐锁扭,每个大概5-6斤,毎筐300个,我们今天能干22筐。”

但当日王组长班组的活并不只这些,为了方便后续放箱子,在交船前他们还需要爬上集装箱最顶端将花篮螺丝一个个松开,而整船的花篮螺丝有5000个左右。

“战高温”

因为班组的活基本上都在甲板面上,面临太阳直射,船上的绑扎件又都是金属材质,在高温天下,温度常常高达60-70摄氏度,所以班组成员必须戴着手套干活。“我们有不少班组成员被热得反胃呕吐,但是为了抢进度,基本上缓一缓又去干活了,他们有的时候还开玩笑说‘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’。”王组长心疼地说。

王须成班组工作场景

班组成员的降暑妙招——“小瓶换大桶”,把冰冻好的矿泉水“保冷”带上船。

在采访过程中,我们跟王组长班组一起聊天,一起上船,了解到王组长班组今年2月份来了一对年轻夫妻(丈夫张少龙96年,妻子施俊琪98年),因为来得晚,他们目前还是下级工,但他们非常乐观:“在这还挺好的,大家都挺照顾我们的,我们希望努努力,争取下半年考到中级工。”

小夫妻的脸被晒得黝黑,但他们说:“晒不怕的,我们都是‘黑人’!就是太闷热了,船身上就这么热,也根本没法躲,干一会活下来,衣服、鞋里面总像个小蒸笼。”

每次登高空作业,张少龙都会护送妻子先上去。

在他们班组里还有一位89年的“老陈”师傅,叫他老陈是因为他来江 南已经17年了,从当年引领潮流的“杀马特”到现在的“中年发福”,他一直坚守在江南。陈洪中说: “我来江南,是因为我爱我的祖国,我有我的抱负,我希望通过自己能给祖国的海防事业尽一份力,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江南的原因。 ”

曾经

陈洪中年轻时的旧照

现在

高空结束作业的陈洪中脸被晒得通红

陈洪中自己“ps”的接受媒体采访的“梦想图”。 老陈说:“我一直幻想自己有一天被记者采访,没想到今天就来了。”

在王组长班组里聚集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,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与抱负,而王须成作为他们的班组长,关注着他们的工作与生活,希望能够带领他们更上一个台阶。刚好今年6月26日他们班组进行了劳务直控,他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,他说:“希望能抓住这次机会,让大家过上更好的生活,这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,也是为了大家。”

END

特别鸣谢:解放日报孟雨涵

策划/ 蔡勤宏 余俊伟 梁 静

图文/ 梁 静 孟雨涵

本文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“国际船舶海工网”。 http://www.ishipoffshore.com/archives/7918.html

文章底

上一篇
下一篇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+86-21-54362186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chinabobli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